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不是科幻如果你的肢体动作信息也能记录下来

2018-11-27 18:04:08

近科幻题材突然流行起来,人们对未来科技越来越感到新奇。当然,近几年科技发展之快也真是喜人,比如渐渐走向大众的可穿戴设备和虚拟现实应用,有越来越丰富的交互方式出现。那如果要问,除了影像、声音、文字以外,还有什么可记录信息亟待挖掘呢?就是我们的肢体动作信息了。

要是你听说过Leap Motion的话,应该很容易理解,但它只能识别手势的动作信息因而应用范围很局限。宅客君之前曾写过一篇介绍《猩球崛起2》电影的文章,里面提到了利用传感器做动作捕捉技术的诺亦腾公司。他们认为,动作捕捉技术已经相当成熟,随着大批开发者加入进来做应用开发,短期内这种技术就会得到普及,而应用的两个领域应该是医疗和体育训练。

人体的动作信息有什么用?诺亦腾总经理刘昊扬博士表示,往远了想,人的肢体动作信息一旦能够记录并数字化,可以进行传输展示后,那就在整个的信息世界里多了一个维度,这个意义是巨大的。比如结合3D投影技术,再加上可自由组合的人体动作信息,就能实现虚拟的跟人面对面对话的场景,效果会非常逼真。

往近了看,现实生活中很多领域都可以借助这种技术来改善体验。举个例子,当你面对一个聋哑人时,如果有一款设备能读出他的手语,那不就可以无障碍地沟通了嘛。再比如,需要进行康复训练的患者,如果有可记录动作信息的可穿戴设备,就会清晰明了地知道肢体的动作信息,再结合医学专家的指导,这样的康复训练是不是会更有效?

联合开发者来培育市场要记录身体的动作信息,首先要把相应设备“穿”在身上,这就需要传感器设备足够轻巧。刘博介绍道,近几年,传感器现在已经做得很小很便宜,他们从2011年开始做基于传感器的动作捕捉技术研究,现如今产品性能和尺寸都做得很好,而且在B端市场也有一定影响力,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如何慢慢应用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。

刘博表示,之所以现在开始考虑推向消费者市场,是因为时机确实到了。今年九月份,诺亦腾在Kickstarter上曾推出过一款可自由组合的设备套件,吸引了很多开发者的注意,终众筹结果创造了中国团队的纪录。

这就意味着,大家对这个技术的需求非常大,“他们觉得在自己的应用里加上动作信息就能产生各种各样的服务,有这么多开发者支持的话,就意味着有很多人在帮你推动这项技术的普及”,刘昊扬认为,任何一项技术得到应用的关键不是技术本身,而在于如何培育用户,但是单凭一家厂商之力很难完成这个任务。

“当有这么多人跟你提他自己想法的时候,就觉得这个事情的火候差不多了”,刘昊扬说,这些开发者分属于不同的行业,有的是自己成立工作室拍电影、做小动画、有的在做体育训练分析和运动伤害的评估、有做VR的交互等等各个领域。他们可以在各自领域制作很多应用,每个应用里都能聚集一部分人群,这样就培育了用户。

另外,他们也在跟美国的一些大学合作,使用他们的产品开设动作捕捉的课程,等这些学生毕业后,很自然就会在工作中使用这些设备。经过几年的技术沉淀,刘昊扬对于动作捕捉技术的应用前景非常看好,“当开发者都开始支持我的时候,我觉得成功已经很快了”。

引入开发者后,就该考虑一个技术平台怎么落地的问题了。

(结合动作捕捉技术体验虚拟现实)

具体的合作方式技术已经很成熟,开发者的意愿也很强烈,接下来就是具体怎么操作执行。刘昊扬表示,他们提供的是技术解决方案,会专注在自己的技术平台上面,终会在很多垂直的行业以合作的形式来出现。

“通过我们提供的开发包和通用型的硬件,开发者可以很容易地做出原型来,但在开发真正商用的产品时,就需要一定的整合能力。因为产品的应用环境对产品的具体形态有一定要求,而且有可能还要跟其他的辅助设备结合,这个时候就要求有系统整合的过程。”

具体的做法是:他们把自己擅长的东西全部做完,应用端只要做软件或者其他的一些集成就可以了,合作方可以提供相关行业的专业服务支持。

这是单一产品的情况,刘昊扬说,他相信再发展到下一个阶段,当技术再进一步积累和沉淀的时候,一定会有一个集成度非常高的设备出现,到那时才是真正体现他们价值的时期。“我们可以跟很多合作方来做,虽然看起来要做很多事情,各个领域的产品都会有,但对于我们来说要做的事情其实都一样,我们更多的是配合做协调,做接口。”

刘昊扬透露,他们目前在国内和国外都有孵化计划,希望帮助更多对用户需求把握比较好的团队忙做出产品,他们会提供技术支持、资金、客户和供应链资源。根据项目和团队情况,他们也会对团队进行收编或者采取其他更进一步的合作方式。另外也在跟大厂进行一些产品级别的合作,包括技术授权。

跟Leap Motion有点像,但又不一样可能投资人关心的问题是国外有没有类似的模式,这也是令他们比较苦恼的事情。因为他们在做的事情国外确实还没有先例,如果必须要找一个的话,刘昊扬说,那就是Leap Motion了。

相似的地方是两者都是交互式的技术型平台,他们自己不产生直接的应用,需要联合开发者和厂商来推向市场。但在技术成熟度和推广方式上,两者又有着显得大相径庭。

”Leap Motion的前景很让人担忧,他们在技术还没有完全成熟的情况下就推向了开发者,然后开发者花费了精力和时间去学习技术并在平台上做了很多应用,但发现这些应用没人愿意买,这会导致非常负面的结果,会降低开发者的兴趣,甚至会营造一种怨念的氛围”。

究其原因,刘昊扬认为,他们过早地将这项并不成熟的技术推给消费者,但很多应用并不是强需求,用户对这种模式并不买账。所以,他们在早期并不会推2C的市场,而是开发一些来辅助医生、理疗师、教练等工作的应用,来帮助他们提供更好更有效的服务。

其实这背后的逻辑是,当他们在用这些产品来提供服务时,就是在完成对用户的教育,这时用户也比较容易接受,因为他们会信任提供服务的人(比如说医生或者体育教练),自然也会信任他们使用的产品。而当某一天用户数到一定程度后,诺亦腾就可以直接卖产品给用户了。

刘昊扬认为,任何科技浪潮的发展都会经历三个阶段:技术沉淀期、技术的成熟和应用期、模式创新期,而他们已很好地经历了“技术沉淀期”,在“技术的成熟和应用期”阶段也得到了很多开发者的支持。对于未来的规划和前景他表示了很高的期望,自信是“在正确的节点做着正确的事情”。


江苏201旗杆
昆山定制防风销转接件厂家
S型铝扣板报价
江苏定制201广告旗杆
昆山定制防风销转接件加工
S型铝扣板厂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