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山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故事

以下是汪华的演讲经创新工场整理2019iyiou
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14 17:44:27

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,我们每次打开淘宝的banner都不一样。

事实上,这些Banner都出自一个名叫“鲁班”的人工智能系统之手。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“双11”期间,鲁班一共为天猫设计了4.1亿张商品海报。

今年天猫双11促销是一场大规模的人机协同作战。在24小时之内,机器和人在商品选品、客服、设计、物流、技术等领域大规模全面合作,帮助天猫取得了1682亿的销售额。

尽管AI已经在商业中大规模应用,但作为一项底层技术,并不容易被普通大众感知和理解。因此,很多人看不到,也看不懂。

疑问随之而来:AI到底离我们的生活有多近?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看到AI的落地?到底能不能商业化?能不能挣钱?会不会又是一次泡沫?

昨天,创新工场管理合伙人汪华,在GMIC+全球人工智能杭州峰会上演讲时称,当大家在问AI是不是已经商业化的时候,其实已经有公司在AI里面挣了成百上千亿的钱,并且已经很多年了。

“AI就是下次工业革命,是一场堪比蒸汽机、电气化的工业革命。”

同时,创新工场启动了40亿AI产业基金的募集, 将来在AI领域的投资,都将以这支基金为依托。

以下是汪华的演讲,经创新工场整理。

谢谢大家,很荣幸能在GMIC人工智能峰会上发表演讲。

创新工场从2012年底开始投资人工智能,是国内早的规模化投资人工智能的投资机构。

近一两年,人工智能浪潮很热。从次围棋人机大战开始,那时候大家对人工智能的描述非常科幻,说AI什么时候开始像人一样思考。

我们现在知道,这样的AI,所谓的强人工智能,在当前的技术下是做不到的,现在能够实现的是完成特定任务、特定职能的弱人工智能。

近大家开始思考一些更实际的问题,AI到底离我们的生活有多近?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看到AI的落地?AI到底能不能商业化?能不能挣钱?因为创新工场在这个事情上做了四五年,有一些心得想跟大家分享。

黑科技是AI原始的推动力我们早开始关注AI,是在2012年。当时AI有两个推动力,一个是黑科技推动,一个是需求推动。

黑科技是AI原始的推动力。

如果我们把计算机和人做一个对比,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地方:很多对人很复杂的问题,对计算机来说非常容易,比如复杂的加减乘除和成千上万的数据检索;但很多对人来说容易的事情,对计算机却很难,比如识别一张照片、下棋、语音理解等。

互联数据、GPU计算能力、深度学习和增强学习的进展解决了这个问题,让计算机能看懂和听懂图像、视频和声音。之前很多没办法被明确总结经验和规律的事情,比如下围棋,判断一个人是高兴还是生气,也开始获得突破。

这意味着什么呢?意味着AI的发展,就像当年蒸汽机或电器化机器的发明,能把人从简单的重复性体力劳动里面解放出来,可以极大的拓展人在智力上面的优势和能力。

所以,从某种意义上说,AI就是下次工业革命,是一场堪比蒸汽机、电气化的工业革命。

AI时代,竞争是无边界的人工智能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谈论,为什么说这次真正意义上有了突破,关键性的标志是什么?

,要看有没有达到和超过人的水准。计算机下棋、识别图片这些工作,并不用做到100%准确,它能够在大规模应用中做得不比人差就行了。

第二,人工智能在某个领域的应用能不能泛化。如果只能用来下围棋或识别图片,那这样的突破就只是一个玩具。而如果可以泛化和通用,从视觉拓展到语音理解,拓展到BI商业智能、自动化,就会真正产生价值。比如近阿里用AI来做美工,在双11期间自动生成了上亿张海报,这就是泛化出来的成果。

然而,科技本身的突破,并不必然会转化成现实的生产力,这一点已在历史上多次证明。所以AI还有另外一条腿——需求。

创新工场在2009年成立,是早的投资移动互联的机构。但是到了2013年,我在思考一个问题,过去10年的互联和移动互联做到了什么?下一步又是什么?

从早的信息,到电商,到O2O,到我们现在讨论的OMO,把万事万物随时随地,所有的数据、场景、行为、交易源源不断地搬到上后,交易行为的数量会以几何数字上升。

比如,一旦购物行为搬到线上后,一个人买东西的数量就提升了10倍,从每周买几次到每天有包裹寄到家。过去十几年间,中国快递包裹的总量,提高了不是几十倍,而是几百上千倍。而移动支付,把付钱这个行为搬到线上之后,交易总量在过去短短几年内,同样提高了几百上千倍。

当所有东西搬到线上的时候,就不可能像以前一样,用人一个一个去解决问题。你必须要使用算法,使用机器人,把成千上万倍增加的交易用自动化的方式处理掉。

但仅仅有自动化是不够的,因为自动化解决了量的问题,但到底做得好还是不好,没办法解决。下一步要做的是优化和智能化。在AI时代,竞争是无边界的。阿里把电商搬到线上以后,原本一个商户小店只在一个街区,现在是全球范围跟所有商家竞争。要想在这种竞争中获得优势,就要利用AI做好优化和智能化。

创新工场会投资什么样的AI公司?AI是互联和移动互联下一步的必然阶段和升级版本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AI离我们不远。

创新工场把AI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:

个阶段是互联智能化,是虚拟世界的、数据世界的自动化。

第二个阶段是商业智能化,把很多商业公司多年留存的数据激活并产生商业价值。

第三个阶段是实体世界智能化,从线上延伸到线下实体世界,把很多过去非数字化的行为数字化上传。

第四个阶段是全自动智能化,无人驾驶、机器人等进入商业应用。

具体到阶段来说,我们每一次用百度搜索的时候,每一次在淘宝购物的时候,每一次在使用智能的时候,背后都有AI在支撑。过去十几年,互联、移动互联发展给AI打下了基础,把万事万物连在一起,准备了数据燃料。

波的AI实际上就发生在这些已经被充分数字化的领域。比如互联公司谷歌、百度、阿里。谷歌在它的广告系统、搜索系统上都用上了人工智能。通过机器学习的方式,一年能产生几十亿人民币的收入。

所以,大家在问AI是不是已经商业化了,其实已经有公司在AI里面挣了成百上千亿的钱,已经有很多年了。

AI的第二波浪潮是商业智能化,AI进入传统的银行、保险、证券行业,因为这些行业也都有相对结构化的数据。

在这个阶段,创新工场会看重非常综合的团队,要有一个懂行业的CEO,一个非常理解大数据的AI工程师和非常好的数据来源。

创新工场投资的公司里,有很多已经做出实际产品并开始赚钱,遍布金融、教育、招聘等多个领域。

比如,第四范式给银行业做人工智能解决方案,已经得到了招商银行这样的股份制银行,以及工商银行这样的国有四大行的支持。这是很罕见的事情,一家创业公司能够进入国有四大银行的体系,而不是类似于IBM这样的巨头。我相信第四范式可能成为下一阶段IBM这样的公司。

用钱宝用算法取代了真人的风控、审核、放贷等动作;追一科技已经在京东、滴滴、银行这样的公司里面用人工智能客服来跟客户对话,代替了成千上万的真人客服。

第三波浪潮要实现实体世界智能化。计算机在视觉、语音、感知上的突破,是这一波浪潮的根基。计算机能看懂周围真实的世界,意味着线下的很多场景,比如新零售、安防,都可以被AI赋能。

在这个阶段,核心的是AI技术产品化、工程化的能力。我们投的旷视科技,近完成了这个领域的一笔融资,它开始是做人脸识别,后来扩展到计算机视觉领域。

计算机视觉是目前被看好的一个领域,因为以前的计算机只能处理线上结构化的数据。但当计算机能看、能听、能理解我们周围发生的事情,能听懂人说的话时,计算机对世界能做的事情是无与伦比的。无论是在制造业、无人驾驶,还是人工智能的家庭,比如人工智能保姆,都能发挥很大的作用。

第四波浪潮是全面智能化,包括机器人、自动驾驶,也包括科幻小说中帮人类做各种各样服务的智慧体。

这一波会比较慢,可能要年时间,因为硬件的进步速度远远低于软件和算法。而且在开放世界和真人场合的对话,有太多不可控的因素。在这一阶段,自动驾驶会是波促进技术发展和行业应用的催化剂,然后是机器人。

创新工场在这个方面也有非常充分的布局,主要投资未来年的黑科技,核心是无人驾驶、芯片传感器和机器人等核心技术。

创新工场启动40亿AI产业基金募集总结下来,AI可以赋能中国经济,提升效率。中国互联的成长可以分为几个阶段:个是纯线上时代,是四大门户的时代,互联行业相对窄小,占中国GDP的百分点只有个位数。接下来,互联变得越来越成熟,逐渐扩展到电子商务,出现了“鼠标加水泥”,互联行业对实体经济的渗透率慢慢达到10%左右。再往后是O2O,从线上到线下,互联商品和服务交易延伸到更多的场景,导致互联对实体经济渗透率超过20%。

但这依然不是终点,整个经济还有超过70%的部分没有被充分的覆盖。这些要依靠的是什么?其实就是要依靠AI,依靠自动化,依靠AI把真实世界数据化的能力,所以在下一个时代,也就是OMO的时代,互联对实体行业的渗透率将提升至100%。

过去十几年,中国互联在前端已经非常先进了。比如:中国的移动支付了美国五六年,中国的移动互联包括一公里配送,比美国五六年。但是后端依然不够先进,比如供应链、生产、物流,仍然比欧美落后很多年。未来,无论供给侧改革还是中国经济提高质量和效率,本质上都要靠AI来赋能。

而中国做AI也有很大的优势。首先,中国的AI研究起步非常早,一开始就有很多华人,后来成为AI领域里的专家。其次,中国是全球和互联市场中用户人数多的国家,有多的数据和的市场。第三,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开放,包括中国政府强大的执行能力,有可能让中国产生反超优势。所以,无论从政府、市场或者智力资源角度,中国都有可能在AI领域成为世界的国家。

,这张图是我们创新工场AI投资布局的蓝图, 创新工场同时启动了40亿AI产业基金的募集, 将来在AI领域的投资,都会以这支基金为依托。

2013年重庆生鲜食品种子轮企业
2010年上海文创教育B+轮企业
2007年泉州汽车出行A轮企业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