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

如何摆脱煤炭依赖王儒林金融兴山西兴

2018-11-30 21:29:02

如何摆脱煤炭依赖? 王儒林:金融兴,山西兴

本报 杨仕省 北京报道

山西经济“断崖式”下跌还在继续。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1—6月,山西省属五大煤炭集团总体销售收入达到5038亿元,其中煤炭主业收入下滑超过10%。

或正是基于此,山西省省委书记王儒林近日前往省内多个地方调研相关产业,试图尽快摆脱煤市一波动、经济就“感冒”的怪圈。在调研时,王儒林坦言,山西省煤炭行业正处于历史上困难的时期,长期困扰煤企的冗员安置、改革滞后等问题尤为凸显,而煤企则迟迟难以摆脱越亏损越生产的怪圈。

如何走出困局?王儒林近日首次提出,山西必须通过市场倒逼金融改革,寻找新的出路。“近他还专门到北京寻求支持,并拜访多家金融机构。”为山西省政府提供政策决策的一位不具名学者向《华夏时报》透露。

越亏损越生产

“这样的坏日子不是一天两天了,山西煤企如何才能摆脱越亏损越生产的怪圈?”山西省一煤焦公司负责人赵树林忧虑地说。

统计数据显示,2014年山西GDP增速为4.9%,已跌至全国31个省份之末,直到今年6月,山西的煤市阴霾依旧。数据显示,大同地区5500大卡动力煤车板含税价6月中旬报260元/吨,较年初降了90元/吨,较去年同期下降100元/吨;吕梁地区柳林4#焦煤6月中旬车板含税价报700元/吨,较年初降了105元/吨,较去年同期下降130元/吨。

煤炭价格下跌,使得很多煤企不得不停产减员。同煤永定庄煤业有限公司纪委书记左福喜近日表示,现在的问题就是解决好同煤80万职工家属的工资、供水、供暖、物业等。

“还有资源濒临枯竭的老矿,也成为阻碍企业发展的顽疾。”同煤一市场主管在接受采访时说,现在亏损也要养着这些老矿,因为至今国家还缺乏相关退出政策支撑,企业无法解决人员彻底分流后的安置问题。为此,同煤今年3月份集体降薪,普通职工月薪降低了400元左右,科长级别降薪500元左右,处长级别降1000到1300元不等。

“融资难、融资贵,让山西煤企雪上加霜。”赵树林对《华夏时报》说,因产能严重过剩,银行也采取严格信贷政策,甚至出现抽贷情况,让企业雪上加霜。赵树林说,一座停工矿井需要支付占地费、矿井维护费、人员工资等费用,一年至少在1000万元以上,这直接加重了企业负担。

破解困局

山西如何走出困局? 王儒林给出的答案是,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,根本出路在创新驱动发展。“企业不能再走传统低端、同质竞争的老路,要以科技创新为引领,同时要通过股权融资、引进风投等方式,推动资本运作,解决融资难题。”王儒林说。

过去一年,山西经济增速从2013年的8.9%陡降至4.9%,排名全国倒数。“作为省长,有压力吗?能睡好觉吗?”在回应这些问题时山西省省长李小鹏坦言,他很有压力。曾在阐述山西一系列关于促进经济发展新措施的同时,李小鹏说:“经济下滑难不倒山西人民,山西一定会把经济发展好。”

采访获悉,山西已将金融振兴视为撬动山西发展的支点。

“这一次,山西明确把金融振兴作为山西经济转型的三大突破口之一。”山西省人大财经委专家委员会委员、山西金融职业学院院长崔满红告诉《华夏时报》,“振兴金融这一战略举措,既有正视困难的勇气,又彰显了山西驾驭复杂经济的智慧。”

而就在不久前,王儒林就科技创新、民营经济和金融振兴“三个突破”,利用5个半天的时间,主持召开了5次座谈会。“金融活,则经济活;金融兴,则经济兴。”王儒林提出科技创新的10大问题、民营经济的12大问题、金融振兴的12大问题,要求有关部门深入研究、着力破解。

与此相关的是,近期书记、省长等领导频频会见各大银行。

6月25日,王儒林、李小鹏在太原会见国开行董事长胡怀邦,双方提出在山西“棚改、基建、产业调整、资源整合和企业重组”等领域开展合作。接着,6月30日,李小鹏与华夏银行等多家银行进行对接,并要求有关部门要一一对接项目,抓好资金落地。

还不止这些,王儒林用长达15700多字的讲话,阐述了官方对于“金融振兴”的战略决策。这期间,山西出台了《关于促进山西金融振兴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描述了山西金融振兴的时间表和路线图。《意见》还称,到2020年末,山西金融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10%;社会融资达到6900亿元,提升60%。

6月25日,山西还印发 《促进山西金融振兴2015年行动计划》,共17条,对今年金融工作目标予以细化,内容涉及融资总量、地方金融机构发展、服务实体经济、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等。

注意到,山西政坛也刮起了一股学金融之风。7月4日,山西组织全省领导干部,展开为期3天的金融专题培训,培训对象为山西各市、县(市、区)分管金融工作的副市长、副县(市、区)长,共130人。崔满红说,正处于风口浪尖的山西金融业,值得期待。

“政府要在经济发展转型的总体设计上全面把关,积极促进山西的经济转型。”山西省经济转型与企业发展研究会秘书长朱启远在接受《华夏时报》采访时说。朱启远认为,面对未来可能存在十亿吨级的过剩产能,单靠淘汰落后和关闭资源枯竭矿井可能并不够。

朱启远就此建议,政府可以尝试建立煤炭产能退出基金。“建立煤炭产能退出基金,有助于防范区域性金融风险。”朱启远说,未来煤炭仍然是促进山西发展的主要产业,当前必须清楚煤炭产业的现状,更有效地利用煤炭资源,因此,有必要建立煤炭领域的退出基金。

针对上述问题,山西省已发布了《山西省煤炭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方案》,这是山西着力推进“革命兴煤”的重要举措。该方案称,山西现行审批制度弊端突出、饱受诟病,主要是审批事项环节多、手续繁,审批过程不公开、不透明,事中事后监管不到位,权力监督约束有缺失,因此改革迫在眉睫。

野猪机
电缆桥架成型设备
监测浮标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